叶落和宋季青相继离开,偌大的套房,只剩下穆司爵和许佑宁。

静寂像迷雾一样蔓延,包围整个套房。

穆司爵又恢复他进来时的姿势,坐在床边,专注地看着许佑宁。

他不在意正确答案是什么——

他愿意没有理由地相信——许佑宁听得见他们说话。

至少,大多数时候,她是听得见的。

她知道他们在陪着她。所以,她不会轻易放弃。

穆司爵目前唯一希望的,也只有许佑宁不要放弃。

无声的静寂中,穆司爵倒扣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,持续发出低沉的“嗡嗡”的声音。

是阿光的电话。

阿光说公司突然有点急事,需要穆司爵回去处理,说完小心翼翼地确认:“七哥,你现在方便回来的吧?”

“方便。”穆司爵说,“医院这边没什么事了。”

文艺小清新美女长裙翩翩旧巷写真

“那就好。”阿光松了口气,“我在公司等你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穆司爵挂了电话,俯身亲了亲许佑宁的额头,看着她说,“我要回公司了,明天再过来看你。”

“……”许佑宁和往常一样,呼吸平稳,没有任何反应。

穆司爵尽管还抱着期待,但因为习以为常,已经不会失望了。

他无奈地笑笑,摸了摸许佑宁的脸,转身离开。

许佑宁有专业的护工,穆司爵在套房里的时候,护工一般不会进来打扰,等到他离开才会进来。

今天,在穆司爵离开后、护工进来的这一小段时间里,许佑宁藏在被窝底下的手,轻轻动了一下。

虽然动作幅度很小,但她的手确实动了一下,似乎想通过这个动作向外界传达什么讯息。

可惜,所有人都错过了这个讯息。

许佑宁的医疗团队有很多人,其中叶落的工作是最轻松的。

今天的事情忙完,叶落又无事可做了,想了想,决定去宋季青的办公室。

路过新成员的办公室时,叶落看见Dennis和其他三个新来的医生似乎是在开会。Dennis很认真,其他三个医生看起来也很严肃,他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。

Dennis和其他医生手里都拿着许佑宁的病历,他们多半是在讨论许佑宁的病情。

叶落无意刷存在感,想悄悄走过去,没想到Dennis注意到了她。

Dennis也没有大声打招呼,只是冲着叶落点点头,露出一个标准的绅士笑容。

在出色的五官的衬托下,Dennis一个浅浅的笑容都格外深邃迷人。

如果不是定力够强,如果不是早已经过千锤百炼,叶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Dennis的笑容迷倒。

不管怎么样,叶落还是维持了表面的淡定,也冲着Dennis微笑点头,然后迅速穿过新成员的办公室,溜进宋季青的办公室。

宋季青埋首在一堆资料里,面前还打开着一台电脑,电脑旁边支着一台大屏iPad,拿一支钢笔顶着右边太阳穴,好像恨不得钻进这些资料里,将资料部存进大脑的硬盘。

叶落恍惚觉得,此时此刻,宋季青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。

哎,这家伙该不会是在和Dennis较劲吧?

叶落发现宋季青的杯子已经空了,顺手给他倒了杯水,说:“我来的时候,看见Dennis他们在开会。”

宋季青放下资料,状似不在乎地问:“和新来的几个医生?”

“嗯。”叶落示意宋季青喝水,接着说,“他们看起来很认真。那个Dennis……好像很有信心。”

宋季青笑了笑,说:“Dennis撞上了好时候。”

“……”叶落茫茫然问,“什么意思?”

宋季青示意叶落过来,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说:“佑宁的情况看起来,比之前好很多了。我们之前付出的努力,没有白费。”

光是这样一句话,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“真的吗!”叶落差点像个意外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蹦起来,“穆老大知道吗?你告诉他了吗?”

宋季青摇摇头,示意他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穆司爵。

“哎?”叶落的笑容就像被人按了暂停键,不解地问,“这是好消息啊!你为什么不告诉穆老大?”

宋季青无奈地摊了摊手:“四年前,我们也有一次发现佑宁的情况好转,然后马上告诉穆七,甚至告诉他佑宁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,结果我们让他等了四年。这次,我想等到更有把握的时候再告诉他。”

叶落心下了然,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,说:“你只是不想让穆老大和念念再承受任何失望了,对吗?”

宋季青欣慰地点点头:“你懂我。”

叶落看了看宋季青桌面上堆积如山的资料,还有电脑和iPad上的英文电子文档,果断抱了抱宋季青,说:“加油!”顿了顿,继续道,“不止是穆老大和念念,我们也在等你的好消息!”

“……”宋季青若有所指地说,“想鼓励人,单单一句‘加油’恐怕没什么效果吧?”

小样儿!

叶落干脆地亲了亲宋季青:“这样行了吗?”

宋季青露出一个并不餍足的笑容,说:“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

叶落没好气地推了推宋季青,嗔道:“流

氓。”说完像是要远离流

氓似的后退了好几步,“我也回去了。回去整理一下以前的检验结果。你们都这么拼命,我也得为佑宁做点什么!”

宋季青叮嘱叶落:“下班过来找我,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储存体力——他默默在心里把话说完。

“知道了!”

对“真相”一无所知的叶落答应下来,脚步轻快地离开宋季青的办公室。

很巧,她又碰上了Dennis,只不过这次Dennis身后跟着新来的三个医生。

……她跟Dennis是不是有缘得过分了一点啊?

“嗨,叶小姐。”Dennis自然地跟叶落打招呼,“我们想去看看穆太太,然后回来跟宋医生开个会,你会参加会议吗?”

叶落摇摇头:“宋医生没有通知我参加会议。”

Dennis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:“我们以为你会参加会议呢。”他的话虽然只说到这里,表情却像是叶落不来参加会议,他们的会议就失去了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
叶落必须承认,Dennis是个撩妹高手,不出意外的话,他很快就会令医院上下所有的单身女医护神魂颠倒。

不过,他撩不到她!

叶落笑笑,说他们以后会有机会一起开会的,然后回了办公室。

Dennis和其他医生一起走进电梯。

电梯是除了洗手间之外,聊八卦的最佳场所。

一名医生摸着下巴笑了笑,说:“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位叶医生和宋医生的关系不简单。嘿,Dennis,你觉得呢?”

Dennis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站在最前面,面向着电梯门,因此没有人看得清他的表情。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。”Dennis说,“工作结束后,我们就会离开这里。”言下之意,他们最好不要在这里留下什么牵挂。

其他人露出深有同感的表情,很默契地点点头。

没有人注意到,Dennis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地让人觉得如沐春风,但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表情,眸底甚至一片阴寒,像北方冬天的荒野,结着厚厚的冰层,泛着彻骨的寒意……

他不关心叶落和宋季青的关系。

他感兴趣的,从来不是叶落。

……

……

穆司爵回到公司,处理好阿光在电话中提到的紧急事件,刚好四点半。

他没有继续工作,而是让助理联系司机备车,他要去接几个小家伙。

助理处理这样的事情已经得心应手了,一边给司机打电话,一边整理今天没有处理完的工作,让穆司爵带回家晚上处理。

阿光进来看见穆司爵的助理这架势,马上明白过来穆司爵接下来要去哪里。

他不想让穆司爵太累,想了想,说:“七哥,我去接念念吧,你直接回家。”

“不用,我去。”穆司爵看了看阿光,“你下班就回家,别乱跑了。”

阿光知道穆司爵决定好的事情,他说什么都没用,只好听穆司爵的安排。

穆司爵大概是想用这种方式补偿念念吧。

念念从来没有体验过母爱,所以,他想给小家伙加倍的父爱。

穆司爵拿着文件离开公司,司机已经在等他了,他直接上车,翻开一份文件,同时吩咐司机送他去幼儿园。

幼儿园的放学时间是四点四十五分,但是生活老师会照顾孩子们直到有人来接。

因为堵车,穆司爵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五点多,几个小家伙和其他没回家的小朋友在游乐场玩。

念念和相宜玩得最欢,西遇和诺诺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书,两人偶尔靠近,讨论一下书的内容,此时,西遇时不时会抬头关注一下相宜和念念。

事实证明,相宜和念念不需要哥哥额外关注,他们玩得很开心。

穆司爵站在门外看着小家伙,听着他的笑声,唇角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微微上扬……